三联生活周刊:微博时机和新浪谋略

编辑:凯恩/2018-10-31 20:50

  主笔◎尚进

  “决定做微博(t.sina.com.cn)还要追溯到5月份在成都开的高管会,是当时首席执行官曹国伟定的。”新浪执行副总裁陈彤如此说,他并不忌讳将微博与Twitter比较,甚至坦诚新浪微博在开发之初借鉴了不少Twitter的优点。实际上,Twitter并不是2009年才爆发的新趋势,早在2006年博客技术先驱埃文·威廉姆斯(Evan Williams)就建立了Obvious公司,除了强调精炼文字书写沟通的袖珍博客外,即时性交互成分成为Twitter与以往网络书写平台最大的区别。“饭否”、“叽歪”、“嘀咕”,在新浪拿出微博之前,国内复制Twitter模式的尝试并不少。这不得不让人想起新浪2005年底对博客模式的突袭,不仅压制了Blogcn、博客中国和Blogbus等博客先驱,同时也将搜狐等其他门户网站拉入博客混战之中。

  Twitter“140字符”大会现场

  与分众股权互换的流产,管理层以约1.8亿美元购入560万普通股成为第一大股东,以及与易居的合资公司在10月16日纳斯达克上市,很长一段时间与新浪有关的消息更多来自资本层面。作为最忠实的互联网新闻门户坚持者,在博客概念之后,新浪迟迟没有新的尝试。

  陈彤毫不掩饰自己对于Twitter的欣赏,同时他也很清楚Twitter在中国被禁的现状,在他看来,新浪做微博最核心的开发难度就在于一套恰当的审核机制,既可以满足中国互联网信息安全规则的需要,又不能让使用者产生抵触性的厌烦心理,尤其是微博这种应用的即时性因素很高,不可能像以前做博客那样,将大量存疑的内容发布暂时封存。“‘十一’假期之前我们开放地测试,整个假期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一直在磨合,最关键就是解决内容审核系统的有效性。你也知道之前国内出现过类似微博客的平台,但都因为无法解决信息发布的监控问题,而被迫关停了。新浪之所以敢于投入到这个领域,就因为我们过去这么多年做BBS、新闻和博客,积累了很多经验,既能保证信息内容发布符合互联网信息安全规则,同时又不挫伤使用者的积极性。”在微博运营上,陈彤依旧笃信名人效应与编辑有限推荐的控制套路。负责开发新浪微博的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彭少彬具体解释道:“微博运用了很多即时通讯软件的技术,这点要比Twitter更前瞻,我们并没有停留在目前Twitter的水平,开发阶段就包括了图片功能,这已经超越了Twitter文字链的局限。在我们看来,微博应用是可以有限扩张的,我们并不想做QQ那种巨无霸式的东西,我们更希望专注在即时性群体信息书写上。未来肯定要开放API接口,满足第三方开发者的需要,这也意味着微博的手机凤凰彩票(fh03.cc)化空间。但眼下我们最艰巨的任务还是完善监控系统,可以说监控技术上微博比博客更复杂,尤其是微博更强调即时性。”

  新浪执行副总裁陈彤并不认可博客过时论,在他看来,博客和微博本质上是不同的东西,却又有些近似性,关键在于微博这种即时性书写平台,引入了社交网络的关系结构。这从微博测试期的使用者构成便可以看出一些端倪,很多测试用户来自豆瓣网,这些人习惯于豆瓣的兴趣小组结构,但又不满足于豆瓣站内豆邮的沟通效率。

  而就在新浪对微博信誓旦旦的时候,Twitter却遇到了一些问题,在获得风险投资的第五轮融资后,Twitter的估值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,可连续3个月的美国本地用户量只在2100万人次上徘徊。网络产业研究机构ComScore甚至公开对Twitter增长潜力提出了疑问,如果没有接近5500万人的国际用户群,Twitter的增长速度根本无法与10亿美元估值相称。Twitter首席执行官埃文·威廉姆斯对于Twitter增速放缓,有自己的一套说辞,在他看来,Twitter过去更多时刻呈现出热点新闻爆发源的作用,往往是某些名人在Twitter上抛出消息,引发好事者蜂拥而至。未来Twitter要将突发热点消息呈现常态化,加之过去Twitter很多用户都是以电脑来登陆,不能保证长期待在电脑前的状态,也让Twitter使用者的时效黏性不足。在对外开放API应用编程接口后,包括摩托罗拉Cliq手机在内的众多移动设备的出现,将大幅缓解Twitter在随时随地沟通问题上的瓶颈。

  Twitter“140字符”大会现场

  彭少彬作为具体负责微博开发凤凰娱乐(fh03.cc)的总经理,到新浪的时间并不长,他之前曾经参与即时通讯软件的开发。在他看来,微博又不同于即时聊天软件:“目前主要靠浏览器作为微博使用界面,除了手机版,我们并不会专门设计客户端,这样可以降低用户体验的门槛,可以产生不同于QQ和MSN的沟通交流方式。群体式的海量信息堆积,比即时聊天软件纯粹作为网络沟通工具要复杂,尤其是可以积累下大量的数据资源,而不是即时就消逝的聊天。”

  Twitter在国际互联网界获得的追捧,远不是“饭否”等昔日模仿网站所能比拟的。一次次的名人和突发事件,让Twitter不定时成为美国互联网舆论的焦点,最新的热点来自蒂姆·博纳·李,这位参与早期互联网构建的互联网之父在10月24日注册了自己的Twitter,短短4天内就有超过1万人成了他的Twitter追随者,而蒂姆·博纳·李在Twitter写的第一条却是抱怨Twitter混乱的界面。依照之前博客的经验,以及Twitter的国际惯例,新浪再一次将微博的重点聚焦在了名人上,那些已经不能满足于写博客的各界名流上。但并不是简单照搬博客套路就能够将微博炒红,同样是网络书写,微博更强调即时性,尤其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快速直白表达,这让那些习惯于电脑前写博客的人,很难在自我时间控制上彻底向微博投降。其实,博客也存在类似问题,很多人无暇频繁管理自己的博客,以至于至少30%的博客处于睡眠状态,微博流行的最大敌人也在于此。

  而与全球流行的SNS网站Facebook相比,Twitter并没有显示出咄咄逼人的架势,在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Hitwise的分析报告中透露出一组数字,以10月24日的访问数据为例,Facebook流量已占据美国所有网民上网活动的6.1%,Twitter类似的流量数据比例仅是0.14%。这无疑引发了人们对于社交网络未来方向的分歧,到底是彻底以社会关系型结构为主的Facebook直接上马社交网络系统,还是利用Twitter横跨即时沟通和微型博客书写的捷径,曲线靠拢社交网络。其实类似的分歧也可以转移到对新浪微博和开心网的对比讨论上,但这种对比并没有什么实际参照价值,因为新浪的微博更贴近改良化的群体书写交流,而开心网则彻头彻尾地更偏向网页游戏。问题是新浪甘心只让微博成为又一个博客吗?就像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只甘心让开心网拿广告收入一样。已经以约1.8亿美元购入560万普通股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新浪管理层,是否更有战略眼光,让微博成为新浪打造自家搜索引擎的数据累积起点,才是评估新浪微博成功与否的核心指标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中国互联网界都对Twitter所代表的微博客持观望态度,除了担心监控系统的执行效率问题外,更关键在于,大家认为Twitter这种即时群体书写平台除了一定的社会关系网络价值外,短期内并不能带来实际的商业运营收益。但新浪的突然下手,搅乱了互联网界死水微澜的局面。在新浪微博之外,“饭否”的创始人王兴依旧摩拳擦掌,他并不想放弃微博客这个概念,相比目前最积极的还是网易。丁磊一贯以技术派自居,任何软件技术形式的互联网机会他都不想错过,他亲自领导Coremail技术团队完成了“邮箱加速”功能的开发,这套技术很有可能被直接嫁接到网易的微博之上。而据说百度也图谋下手微博,除了可以重整停滞不前的贴吧业务,还可以为百度搜索引擎累积用户习惯,从而完善百度搜索引擎在即时性信息领域与Google的巨大差距。反倒是搜狐和腾讯的类似产品仍处于摇摆阶段,陈彤在接受电话采访中分析道:“搜狐之前做了一个叫‘白社会’的SNS平台,他们内部有人主张坚持SNS套路,也有人主张将‘白社会’改成更强调即时沟通性质的微博。腾讯早就开发了类似产品,一直半死不活,因为腾讯担心影响自己QQ在聊天软件市场的地位,始终处于自我冲突的状态。新浪选择在这个时机做微博,主要是看到了中国互联网市场闪现的时机,大家一直说新浪需要丰富业务线,其实新浪以新闻门户为依托并不缺少增长点,关键是我们要强调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微博是一次很好的尝试,一次新浪重量级的出击。”